首页  |   外围滚球app365  |   bet365滚球在线  |   365滚球的全场算加时吗  |   服务领域  |   法律法规  |   新法速递  |   律师风采  |   案例中心  |   在线招聘  |   联系我们
  一条规定引发的思考
  法眼看八卦,浅析“阴阳合同
  马蓉不想离婚,法院可能怎么
  遭遇“骗婚”怎么办?
  “借名购房”情形下借名人如
  谈谈我遇到的”立案登记制“
  淘宝的运费险问题分析
  “租女友”回家过年合法吗?

 
 
 
案例中心 当前位置>>案例中心
执行过程中能否追加或起诉连带责任保证人的问题分析
发表时间:2016-12-5  信息来源:本公司   阅读次数:3883
文/李雁阳 江苏联创伟业律师事务所

【案情】

2015年,A公司因经营项目缺流动资金,向B银行办理金融贷款500万元,并由C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保证。贷款到期后,B银行A公司和C公司催收欠款两公司无力偿还为由拒不偿还,B银行因此向法院起诉A公司考虑到和C公司长期良好合作的因素C公司未提起诉讼。法院判决后,B银行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执行过程中,发现B公司已严重资不抵债,无法清偿B银行的贷款。此时B银行准备向法院申请追加C公司为被执行人,法院能否直接追加C公司为被执行人呢?如果不能追加,B银行能够向法院提起对C公司的诉讼?

一、关于债权人能否在执行阶段直接追加连带责任保证人为被执行人的问题。

1、关于在审理案件期间保证人为被执行人提供保证的情况处理。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以下简称执行规定)第85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期间,保证人为被执行人提供保证,人民法院据此未对被执行人的财产采取保全措施或解除保全措施的,案件审结后如果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或其财产不足清偿债务时,即使生效法律文书中未确定保证人承担责任,人民法院有权裁定执行保证人在保证责任范围内的财产。”由此可以得知,在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或其财产不足清偿债务时,人民法院是有权直接裁定执行保证人的财产的,当然是要在保证责任的范围内。

   2、关于在执行程序中保证人提供保证的情况处理。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一条规定“在执行中,被执行人向人民法院提供担保,并经申请执行人同意的,人民法院可以决定暂缓执行及暂缓执行的期限。被执行人逾期仍不履行的,人民法院有权执行被执行人的担保财产或者担保人的财产。”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七十条“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一条规定向人民法院提供执行担保的,可以由被执行人或者他人提供财产担保,也可以由他人提供保证。担保人应当具有代为履行或者代为承担赔偿责任的能力。他人提供执行保证的,应当向执行法院出具保证书,并将保证书副本送交申请执行人。被执行人或者他人提供财产担保的,应当参照物权法、担保法的有关规定办理相应手续。”第四百七十一条“被执行人在人民法院决定暂缓执行的期限届满后仍不履行义务的,人民法院可以直接执行担保财产,或者裁定执行担保人的财产,但执行担保人的财产以担保人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财产为限。”

执行程序中担保人加入,在被执行人在人民法院决定暂缓执行的期限届满后仍不履行义务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可以直接执行担保财产,或者裁定执行担保人的财产,但前提也是要以担保人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财产为限。

3、对于债权人起诉时未起诉连带责任保证人,执行程序中能否追加保证人为被执行人的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7682条明确规定了追加被执行人的十种情形。2016829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691次会议通过2016121日起施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

从这些规定可以看出,追加的被执行人有法律的明文规定。而本案中B银行C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保证合同,只在债权人、债务人、担保人之间有效,而法院执行的依据只能是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书、裁定,以及刑事判决、裁定中的财产部分及其他法律的其他法律文书,保证合同不能成为追加被执行人的依据。

二、关于债权人能否在执行阶段另案起诉连带责任保证人为被执行人问题。

1.债权人是否可仅起诉债务人作为被告。

正确识别一般保证和连带保证,是解决是否可以单独起诉保证人作为被告的关键,该案双方当事人对保证责任属于约定明确的情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召开适用〈中国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民诉意见”)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因连带保证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债权人向保证人和被保证人一并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当将保证人和被保证人列为共同被告;债权人仅起诉保证人的,除保证合同明确约定保证人承担连带责任的外,人民法院应当通知被保证人作为共同被告参加诉讼;债权人仅起诉被保证人的,可只列被保证人为被告。”本案一审对债务人的诉讼是程序合法的。

2、根据民事诉讼法意思自治原则,当事人有处分权,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规定“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在本案诉讼过程中,B银行放弃追加C公司为被告,是充分行使自己处分权、维护自己权益的体现。保证合同是从属合同,它与主合同是一个整体。连带保证合同纠纷实际上是一个诉讼,无论债权人向主债务人还是保证人主张债权,对债权人而言,都属同一诉讼请求。另外连带保证不同于一般保证,一般保证具有债务的补充性,即连带保证不具有先诉抗辩权,连带保证人与债务人一样,承担同时履行债务的义务,且实际上是同一债务,是不可分之债。B银行在诉讼阶段放弃对保证人的起诉,视为放弃自己享有的权利,因此,B银行另行起诉C公司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国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当事人就已经提起诉讼的事项在诉讼过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后再次起诉,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构成重复起诉:

(一)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二)后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的相同;

(三)后诉与前诉的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当事人重复起诉的,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但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因此根据一事不再理理论和既判力理论分析,B银行也不适宜再次起诉要C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满足一事不再理至少要满足四个条件:(1)诉讼请求一致;(2)争议事实一致;(3)当事人一致;“一事不再理”原则应适用于同一当事人,但该当事人通常仅是在已作出生效裁判的案件中的原告。(4)当事人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一致。在本案中,首先B银行的诉讼请求显然是一致的,都是要求被告承担还款责任,其次如果再次起诉的话也是基于同一事实,即使可能前后两次起诉的理由不同,第一次以金融借款合同提起诉讼,第二次以保证合同提起诉讼,但是,虽然基于不同的理由,但是两个诉讼依据的事实却没有发生变化。再次,前后诉的原告方一致。最后,前后诉的民事法律关系也是一致的,即都是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法律关系。

4、从担保法的角度分析,判断B银行能否重新起诉,我们要明确诉讼时效即C公司的保证期间是否已过,保证期间是否因起诉而发生中断。关于保证期间能否中断的问题,立法和司法上的文字表述有所不同。《担保法》第二十五条规定:一般保证的保证人与债权人未约定保证期间的,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和前款规定的保证期间,债权人未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债权人已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保证期间适用诉讼时效中断的规定。而担保法的司法解释第三十一条规定:“保证期间不因任何事由发生中断、中止、延长的法律后果。”假设允许保证期间发生中断,连带责任保证中,保证人没有先诉抗辩权,那么只要债权人请求保证人承担保证义务,即可使保证期间得以延续,这显然对保证人十分不利;在一般保证中,保证人有先诉抗辩权,只行使此项权利便足够,如果再设保证期间中断则显得重复。

5、债权人起诉债务人经人民法院作出确定判决后,基于秩序的法价值目标及“一事不再理”的基本原则,一般认为不应允许债权人重复起诉。但是,基于对债权人的充分保护,例外情形下应允许债权人再起诉其他连带债务人。该例外情形是再诉债务人在前诉中因客观原因未被追加为共同诉讼人,且前诉判决确定的责任人执行不能,这样的情形是极少会出现的。主要理由是:(1)执行不能表明债权人的权利未能得到实现,为保障债权人的权利实现应允许其再次起诉;(2)根据连带责任制度的特点,债权人可以先后向不同的责任人提出请求,并不限制债权人只能起诉一次,债权人再次起诉符合连带责任制度的特性;(3)债权人在前诉中不起诉连带责任人,是因未能查明致不能追加,并不表明要免除该部分债务人的赔偿义务,债权人再次起诉并不与其先前的真实意思表示相违背;(4)在前诉判决确定的债务人执行不能的条件下允许债权人再次起诉,既没有增加债权人的债权,也没有给债务人带来额外的债务,因此,在该条件下允许债权人再次起诉并不会造成实质上的不公正。在执行不能情形下,未被诉的连带债务人应就剩余部分的债务负责,也只有符合该条件才允许债权人再起诉其他连带债务人。反之,极可能造成当事人滥用诉权,不利于诉讼秩序的稳定和司法资源的合理利用。债权人再起诉的,管辖的法院应为前诉法院,这既有利于案件审理,统一裁判标准,也可以防止债权人恶意重复起诉。

综上,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笔者认为,B公司要求追加C公司为被执行人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另行起诉也没有法律依据。

附:“陶凤珍与王桂梅保证合同纠纷一案”

本案当事人:原告(二审上诉人)债权人陶凤珍;

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连带保证人王桂梅。

案情背景

2011年7月5日原审法院对于债权人陶凤珍和债务人段英杰的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作出判决,要求段英杰偿还陶凤珍借款本金及利息。判决生效后,依陶凤珍的申请,案件进入执行程序。执行过程中,由于被执行人段英杰死亡,其继承人在继承财产范围内清偿债务后,无履行能力继续清偿债务,法院于2011年10月10日终结民事判决书的执行程序。

案情简介

一审:

由于债权人陶凤珍的债权没有得到全部清偿,于是向法院起诉,要求王桂梅承担担保责任,清偿其未受偿部分债务。一审法院认为,连带责任保证是指保证人与债务人对主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保证,不具有补充性。连带责任的债为不可分之债,即本案的主债务和保证债务属于同一债务,保证人和债务人都负有同时履行偿还全部债务的义务,而不论主债务人的财产是否能够清偿。无论债权人向债务人还是向保证人主张权利,都是针对全部债权,即属于同一诉讼请求,在陶凤珍选择起诉债务人清偿全部债务,且案件已经法院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现再起诉保证人清偿其未受偿部分的债务属于重复诉讼,裁定驳回陶凤珍的起诉。

二审:

一审原告陶凤珍不服上述裁定,向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1、上诉人陶凤珍诉称

1)上诉人诉被上诉人为担保合同纠纷,是基于保证的法律责任,与债务人不是同一法律关系的纠纷,不是重复诉讼。上诉人与段英杰系债权债务关系,双方的借款合同是主合同,担保合同系从合同,被上诉人与债务人两者完全是两个主体,不是同一当事人,不是同一法律关系,承担的责任不同,一审法院以重复诉讼为由驳回上诉人起诉,是对“一事不再理”原则的错误理解。

2)上诉人起诉债务人不是对保证人保证责任的放弃。连带保证债权人依法可起诉债务人或保证人,也可以同时起诉债务人和保证人。起诉债务人判决债务人承担责任,但法律并未剥夺或者免除起诉债务人后保证人的保证责任,只要是在保证期间保证人仍然应当承担保证责任。

3)被上诉人和债务人的责任确实是基于同一债务,但责任方式完全不同,并不属于同一诉讼请求。

4)法院判决债务人清偿全部债务,但在债务人无法清偿的情况下,法院出据了执行终结裁定,上诉人起诉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完全合法。

2、被上诉人王桂梅辩称

1)本案双方当事人对我承担的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并无分歧。对承担连

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债权人应如何行使诉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二十六条规定很清楚,债权人是起诉债务人或保证人,还是一并起诉债务人和保证人,其有选择权。本案中,上诉人已选择了单独起诉债务人,法院已就全部债权作出了判决,生效后进入了执行程序,上诉人就不能在部分执行不能后,再起诉承担连带责任的保证人。因为同一债权,法院已作出判决,再起诉就是重复起诉,违反一事不再理的审判原则。

2)根据担保法的规定,债务人在经强制执行仍不能履行债务后,才可以起诉保证人,是指承担一般保证责任的保证人,而被上诉人承担的是连带保证责任,不能混为一谈。

3)保证人六个月的保证期限已过,保证人依法也已免除了保证责任。

3、二审法院认为

双方当事人争议的是在王桂梅作为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情况下,陶凤珍选择起诉了债务人并申请强制执行,无法足额清偿债权时,能否再行起诉保证人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二十六条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债权人可以将债务人或者保证人作为被告提起诉讼,也可以将债务人和保证人作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债务人与保证人是并列关系,当事人对如何起诉有选择权,即债权人可择其一诉讼,债权人起诉债务人和保证人为共同被告,能最大限度保证其债权的实现;起诉保证人的,则只由保证人承担清偿债务的责任,保证人在承担责任后有向债务人追偿的权利;如仅起诉债务人而未起诉保证人的,在诉讼过程中可追加保证人为共同被告,如其不追加保证人,即意谓着对担保人保证责任的放弃,而被生效判决确定由债务人承担清偿债务责任后,则不能再行起诉保证人。因为债务仅能清偿一次,债权人不能重复受偿,不论债务人还是保证人只能是一方向债权人清偿债务。本案中,陶凤珍之前选择仅起诉债务人,且已由生效判决确定了其债权,该债权无法全部实现的原因是执行不能,而不是债权消灭,在此情况下,如再行起诉保证人,判决由保证人承担责任,则债权人可以向债务人主张权利,同时也可以向保证人主张权利,产生重复受偿的情况,这与诉讼法及担保法的立法本意不符,这也是债权人选择债务人起诉而不选择保证人的情况下,视为其放弃向保证人主张权利的原因。陶凤珍最初未能选择最有利于其债权的诉讼方式,之后再次起诉保证人的行为于法无据,造成的风险应由其自行承担。故陶凤珍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裁定得当。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百五十八条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文章分页:1 
 
 

版权所有:江苏联创伟业律师事务所
联系电话:025-84452036 投诉电话:025-84458189 公众号:江苏联创伟业律师事务所
地址一:南京市中山东路378号外贸口岸大楼6F 地址二:南京中山东路412号冶金大厦十楼
  联创伟业
与我交谈